您当前位置:乌鲁木齐天山大峡谷 >旅游资讯 >浏览文章

疫情之下的旅游业:“估计今年全国旅行社的收入都会减半”

发布时间:2020/2/13 16:46:24点击数(0)

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仍在不断增加。截至2月11日18:34,全国累计报告确诊病例42744,疑似病例21675,死亡人数1017,治愈人数4043。


看着不断刷新的数字,在一家知名旅行社工作的郝雷(化名)知道今年彻底“凉了”。

春节期间境外游的地接费、保险费早已在放假前全款打出,但突然就接到了叫停一切旅行团的通知,“国内还好说,境外游的价格普遍高,如果要求我们全额给游客退款,损失太大了。”

这只是开始,照目前的情况,接下来的三个月本来是全国旅行业的黄金时段,这期间的收入一般会占各家旅行社全年收入的四成,现在已经可以肯定基本“颗粒无收”,“加上春节,今年收入减半算是乐观了估算。

随着疫情不断加重,多省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中心疫区“封城”,普通民众减少出门,一些地区还采取了“封路”等隔离措施,居住在城市的居民或许只是能感受到超市里的抢购,但像郝雷、库彭斯这样的生意人,已经感受到这场疫情之外可能带来的切身影响。


“现在还没法分析新型肺炎会给经济造成多大的影响,但如果参考之前我们对2003年‘非典’影响的分析,可以大致明确其作用渠道。最重要的机制是担心病毒传染,自动或被动地限制人员流动:第一,服务需求减少;第二,生产、投资与出口中断;第三,失业人口增加;第四,财政与金融环境恶化。”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学术委员会主席、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益平发文称。


“估计今年全国旅行社的收入都会减半”


郝雷所在的旅行社,在国内规模很大。

春节放假前,他们放心地把各类款项结清,国内游的机票和酒店,出境游当地地接社的费用、保险费等等,都全额打款。“这是规矩,如果是平常,我们跟当地地接社有协议,可以先打70%-90%的款项,一个月后打余款。春节期间大家都放假,而且正是境外游最火爆的时候,所以一律全款。”郝雷说。

虽然知道武汉已经查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那时候,几百里外郝雷所在的城市,大家都不觉得会跟自己有任何联系。

“突然之间,媒体开始大范围报道,有一些客户就打电话怕不安全不想去了。当时旅游局还没有下通知,我们说退团的话可能客户这边要承担全损,因为机票酒店都订好了,客户们也表示理解。”1月23日,旅游局突然召开了电话会议,随后郝雷就接到文件“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产品。”


微信图片_20200213164739.jpg

郝雷所在的多个旅行社的微信群,在这份文件发出后,整齐划一的发出两个字:“凉凉”。


春节假期是每年旅游旺季的开始,航空公司、酒店都调高了价格,等待迎接一年的“开门红”,旅行社同样如此。即便要支付比平时高不少的费用,选择在春节出游的人数仍在不断增多,中国人过年的方式,在这几年发生了很大变化,这让郝雷这样从事旅游行业的人很是受益。

从郝雷所在的旅行社2019年的数据来看,国内游、境外游、私人定制这些团加起来,春节期间大概会有200个团,8000人。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人,选择了出境游。“泰国、越南这些国家的团费相对低一些。欧洲、南非、澳洲这些地区的旅行团单价比较贵,基本上每人在1.3万-1.8万元之间。一些深度游,或比较高端的团,费用会达到3、4万元,甚至5、6万元。”

旅游局的文件发出后,国内的航空公司、酒店相继宣布免费取消,无条件退款,这部分问题比较好解决。

旅行社们担心的是出境游部分。

“我们也很为难。”郝雷说,“前期我们把所有的费用都打给了境外的地接社,有的国家了解中国的情况,可能会酌情退回一部分,但大部分都没办法退款,因为他们提前已经把酒店、大巴、餐厅都安排好了。

还有一部分支出是保险费。“有的地区,比如中国台湾地区的保险跟其他出境线路的保险不同,是专属保险,保费特别高,我们要按照每人80-100元的费用交给保险公司,而日、韩地区的保费差不多每人每天只要3-5元。退一万步讲,即便当地的地接社给我们退回部分款项,这部分保险费也是肯定没办法退回的。”

郝雷说,“我们现在也很为难,这部分损失我们自己承担的话,确实太大了。”他们旅行社的退款还没有开始,对客人的回复是,正在积极沟通协商,“看怎么解决,既能让客人满意,又能把我们的损失降到最低。”

“不仅是我们,全国的旅行社都面临同样的情况,大家都很难受。我们同行间一直在讨论,看能不能找到更好的办法,但还没有结果。他无奈地笑笑。

他希望疫情能尽早过去,但按照现在的情况看,至少需要2-3个月。原本从春节开始,旅游业的“春天”也随之而来。每年的3-5月,很多公司召开会议,中老年人结伴出行,这几个月的收入,能够占到全年的40%,“保守估计,这次疫情至少会让今年的收入减半。”郝雷说,“这还算是乐观的预计。

1月26日,携程推出被暂停团队游特殊退订政策,并将此前启动的重大灾害保障金的金额由1亿元提升至2亿。携程表示,旅行团临时取消将带来包括签证、地接、酒店、机票退票等一系列损失,远比单一的机票退票和酒店退订要复杂得多,全面退订也将给携程的旅行社合作伙伴带来重创。


小企业的“收入已经基本断掉,支出却都在继续”


这时候,彼得·库彭斯应该已经在荷兰的家中。

就在一年多以前,成都广播电视台还做过一个人物的微型纪录片,讲述他从20多岁到成都旅行,到2006年创办为外籍人士提供租房服务的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麦克斯林的故事,公司的办公地点由成都一处,扩展到中国20多个城市。节目快结束的时候,他笑着对镜头说,“成都是我家,就跟你们一样。”

到达巴厘岛机场的时候,库彭斯通过手机简短地处理着公司的事情。武汉、上海等地的办公室已经关闭,所有员工都呆在家里,没有任何客户,员工的工资没钱发放,也不能裁员止损,因为政策规定不允许在疫情期间解雇员工。

接下来的打算是什么?“没有人有具体的计划,所有人都在等政府会出什么政策,疫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结束。”库彭斯的助手说,此时的他非常绝望。


但他们公司武汉区域的负责人丹小青(化名),已经从刚知道“封城”的消息后“整个人都是蒙的”状态中走了出来。

小青是武汉本地人。2019年12月底,武汉分公司刚刚举办了10周年的大型派对,邀请了各大公司、机构所有在武汉的外籍高管参加,这是他们主要的客户群体,其中还包括武汉美国领事馆的官员。小青说,几乎所有在武汉的大型外企都跟他们有业务往来,那次活动办得很好。

“这些外企的高CEO、CFO或者部门负责人,大多会在中国工作几年,所以基本上会一家几口都来中国。前期大概有两三天的时间,我们会带他们看房,吃本地的食物,介绍武汉。选中房子后,我们会根据他们的需求改造房屋,之后还会提供管家服务,比如打扫卫生、修理等。小青解释他们的工作。

没想到,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情况变化如此快。

“很多外籍客户,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所在的国家在武汉这边没有领事馆,自己平时也不关注这类新闻。”针对武汉的疫情,小青一直跟他们保持联系,向他们传达官方发布的信息。


钟南山院士第一次到武汉的时候,小青感觉到情况可能会更复杂,她向库彭斯说了情况,估计疫情会对生意有影响。

但“封城”是小青万万没有料到的。“连我都觉得太意外了,何况是那些外籍人士。”她有一些朋友来自欧洲国家,“他们的国家并没有那么大,在武汉的人也不多,不可能包机回国,所以只能跟我们一样,待在武汉的家中,心理上的冲击很大。”

很多包机回国的客户走之前把钥匙留给她,希望她在可能的时候也帮他们看看房子。“他们也走的很匆忙,只带了些衣物和贵重物品。肯定还是会回来吧,这么大的企业还在这里,只是时间问题。”小青说。

小青判断,这次疫情至少会对他们公司的经营造成六个月的影响。“每年年初我们都会接到很多新的订单,为客户提供服务,这些是我们主要的收入来源,如果前六个月没有客户过来,后面收入就很成问题。

显然,库彭斯的情绪显得更为低落。全公司60多名全职员工,那么多办公地点,每天都是支出,如果没有收入,对于他们这种规模的小企业来说,如何撑下去,是他要考虑的问题。

“无论何种情形,现在看来,有较大概率是整个事件会持续到第二季度。”黄益平判断。

在此之前,旅游、酒店、餐饮、娱乐、零售等多个行业,将会熬过一个漫长的淡季,不知道库彭斯能否撑得过去,春暖花开的时候他还会不会回到创业十几年的第二故乡。

内容来源: 作者:曹蓓 旅游产业观察 

关键字:
上一篇: 战“疫”进行时 天山大峡谷在行动
下一篇:没有了
0